中文   English
當前位置: 中國國際動漫節>展會新聞

兩家杭州動漫公司助力《哪吒之魔童降世》創下國產動畫電影最高票房

上映13天,票房29億,《哪吒之魔童降世》超越《瘋狂動物城》(15.27億)保持三年之久的動畫電影票房紀錄,成為中國影史動畫電影票房新冠軍。

誰也想不到,這樣的神奇紀錄來自一部國產動畫電影。《哪吒》的成功給中國動畫人們注入了一劑強心劑,也讓更多人關注到動漫產業背后的故事。而這背后,是70家制作公司1600多人制作團隊的五年努力。

國產動畫電影發展至今,已經形成了聯合出品、全國動畫公司參與制作的共享合作模式,這或許將成為國產動畫電影復興的新模式。

截至8月7日,《哪吒之魔童降世》(簡稱《哪吒》)憑借優秀口碑斬獲票房29億元,不僅超越《西游記之大圣歸來》成為國產動畫電影新晉票房冠軍,而且是第一部進入內地電影票房前十的動畫電影,樹立了國產動畫電影市場的新標桿。

電影《哪吒》用現代視角重構中國經典神話故事,講述了哪吒雖“生而為魔”卻“逆天改命”的成長經歷故事。據《中國電影報》報道,中國電影觀眾2019年暑期檔動畫片的調查顯示,觀眾滿意度獲得的87.5分,不但是迄今為止調查的26部動畫影片的最高分,也是根據歷史調查所有影片中的第四高分。

榮耀成績的背后是70家制作公司和1600多人的制作團隊5年來共同努力的成果,其中,我們也發現了兩家杭州動畫公司的身影。

杭州流彩動畫 

動畫師們為什么齜牙咧嘴?他們在演戲!

“我們也是抱著學習的態度參與這個項目的制作,沒想過要賺多少錢。”楊加助導演謙虛地說道:“其實在中國動畫圈里,大家基本都相互認識,了解到這個項目質量非常不錯,我們也來幫著做一小部分動畫。”

楊加助的杭州流彩動畫于2015年3月成立動畫電影團隊,一直堅持制作原創動畫電影,已為國內外多部動畫片(電影)提供技術支持,參與作品包括《龍之谷》《倒霉特工熊》《星際大逃亡》《蜀山倚仙傳》等等,同時也做游戲CG和原創電影IP的開發。

這次他們負責的是《哪吒》動畫制作環節,特別是“陳塘關大戰”高潮打斗的部分,包括哪吒替他爸媽擋了一錘,哪吒使用法術變身為申公豹,主角們被吸入《江山社稷圖》,敖丙變為龍的形態等。

不同于真人電影,要讓動畫人物“動起來”可不是件易事,人物表情和動作全得靠動畫師們拿捏。為了讓動作表現得更有張力,動畫師經常會自己先演一遍,感受一下動作細節,再將每個動作拆分成分鏡臺本的5個環節來制作。

“《哪吒》動畫制作要求非常高,比普通動畫多幾個環節,導演餃子對細節把握也嚴格,為了讓我們真正明白他的想法,他會要求我們演一遍,經他確認再開始制作,有時他還會親自出鏡演上一段。”楊加助坦言,電影制作過程中加班是常態。

不過,制作過程也因此變得格外有趣,經常看到動畫師們在地上摸爬滾打,做著無實物表演,或齜牙咧嘴,或欣喜若狂,模擬各種夸張表情,將自己代入到劇情當中。

《哪吒》電影上映后的好成績給了楊加助一針強心劑。“我們也是看了點映才確認它是一部好作品,在藝術和商業上的結合很到位,它肯定會創造動畫電影新高度,也會帶動動畫創作者的激情,相信接下來會有很多好的動畫電影作品出爐。”

杭州漫禾文化

細微的煙霧特效 也會修改數十次

動畫電影《哪吒》全片總共用了1800多個鏡頭,其中包含1400個特效鏡頭,20多家特效團隊參與制作,堪稱國內動畫片之最。

位于杭州濱江的漫禾文化主要參與了影片中關鍵場次的特效鏡頭制作。其中最經典的一幕,是哪吒和敖丙在陳塘關打斗,包括敖丙身上的龍鱗、李靖夫婦被冰凍住、哪吒浴火重生等鏡頭,以及一些激烈打斗的大特效。

臺上一分鐘,臺下十年功。影片播出時只有幾分鐘畫面,而背后是這個十多人的團隊集中全力三四個月的心血。

“每個鏡頭算上我們自己內部討論和反饋的,基本都會有30-40個修改版本。有時僅僅因為一個細微的煙霧效果就可能翻來覆去地修改。”漫禾文化創始人張袁杰說:“在決定加入這部電影時,我們就做好了心理準備,每個人都像打了雞血似的投入制作。雖然過程很艱辛,但是獲得這個意想不到的結果,我們也很興奮。”

漫禾文化成立于2010年,專業從事影視、游戲動畫、游戲CG、特種影片、影視特效制作等,參與制作了《新灰姑娘》《豬豬俠不可思議的世界》《玩偶騎兵》等動畫電影。制作團隊多數是90后特效師,監制多是80后,對他們來說,能看到自己的名字和作品出現在大銀幕上便是最大的欣慰。

張袁杰談道:“這幾年我們也總是會被問起,如今中國動畫與歐美、日本相比,水平如何?其實作為從業者來看,雙方動畫技術水平已經非常接近了,可能在故事情節和商業模式上還需要一個沉淀的過程。”

“硬核”國產動畫大電影

共享合作模式的新探索

“如果說《大圣歸來》的出現為中國動漫樹立了信心,凸顯民族認同感,《白蛇》勾起了觀眾的童年回憶,那《哪吒之魔童降世》則是無論從技術手段還是內容制作上,都可以與國際水準看齊的一部實力動畫影片。” 漫禾文化另一位創始人鄭明正自信地說,“希望這部電影的成績能夠讓人們改變對中國動畫行業的成見,看到中國動畫崛起的希望。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種認同感比影片票房的價值更重要。”

如同片中的龍族,參與制作的公司們把自己身上最“硬核”的部分毫無保留獻給了這部作品,《哪吒》恰似身披整個中國動畫行業的“萬麟甲”,探索中國動畫“崛起”的新方向。

談到《哪吒》電影的制作方式,楊加助相信,共享模式適用于中國動畫行業,由于國土大,人口多,人才分散,靠項目集結人才是最合適不過了,這樣的模式也有利于成本控制。

鄭明正認為,目前動畫電影的多公司合作模式是一個好現象,也是國內外動畫制作的大趨勢。“基本上整個行業都會以這樣的模式運作,招募二級供應商來共同完成項目,這樣可以節省制作時間,完成效果顯著,也能夠獲得較好的保障,杭產動漫當然也適用于這種模式。”

一腔熱血,不信天命,中國動漫未來可期,讓我們一起見證中國動畫電影的歷史。

都市快報-《動漫之都》  2019年08月08日
安徽十一选五5开奖结果走势图